当前位置:内衣加盟 > 新闻资讯 > Raf Simons 注定会成为2017年最重要的一个设计师,他的话值得一听

Raf Simons 注定会成为2017年最重要的一个设计师,他的话值得一听

2 月10 日, CK 在纽约发布了 RafSimons 到任后的首个系列。尽管还是经典的极简风格,看起来的确不太一样了,用上了红白蓝色,线条干净,廓形简单。另一个有风格的设计是在那些廓形硬挺的西装外套和皮草外套之外,做了透明材质的橡胶外衣。

这里有一个访谈节选,关于他的思考方式,关于他的自我定位。

自从 Raf Simons 离开 Di去了 CK 做首席创意官之后,就成了话题性人物。最近,他在 CK 的动作频繁,先是推出了 By appointment 系列,接着改了 CK Logo ,然后又改了 CK 过去过于性感的广告画风。

2 10 日, CK 在纽约发布了 RafSimons 到任后的首个系列。尽管还是经典的极简风格,看起来的确不太一样了,用上了红白蓝色,线条干净,廓形简单。另一个有风格的设计是在那些廓形硬挺的西装外套和皮草外套之外,做了透明材质的橡胶外衣。

就在 Raf Simons 带着他的个人同名品牌在纽约秋冬男装周走秀之前,GQ 在纽约采访了他,和他聊了聊他来纽约的生活,纽约对他刚发布的两个系列在设计上的影响,时尚用于政治表达是什么意思,如何思考青年文化对他的影响,以及如何看待年轻人作为消费者和观察者对时尚和时装设计师的影响。

我们挑选了精彩的部分,重点如下。

1.Raf Simons 品牌的新系列和到任 CK 后的第一个系列都受到纽约的启发

“纽约总是富有启发。但你在纽约生活和来这里晃两天,得到的启发会完全不同。坦白的说,我做的两个系列(一个 Raf Simons 系列,另一个是 CK 的第一个系列)的设计和我在纽约的经历息息相关。比如,这次我如何看待这座城市,之前我又是怎么想的,以及我在这里期待什么。当然这些体验和感受也和我的根相关,和欧洲相关,因此两个系列也用了不同的方式来设计,一个更美国,一个更欧洲。”

2.为了能在 CK 做创意总监,把 RafSimons 品牌的办公室也搬到了纽约

“因为我是一个欧洲人,所以我在美国很难谈论政治的难度,这很不一样。我和欧洲、比利时、巴黎和米兰这样的城市有特别的情感基础。我的公司在欧洲创立,不过我现在得重新思考一些东西。就像我之前所说,如果我去了一个新品牌任创意总监,我就不愿意再东奔西跑,到我这个年纪,挺讨厌总是在出差。但我仍然愿意同时做几件不同的事。早年,我是 Jil Sander 的创意总监,既在做这个品牌也在做艺术策展,或者是去大学教书。然后又有了两个品牌, Raf Simons Jil Sander,和 Raf Simons Di。现在是 Raf Simons CK 。对于我来说,这是很有趣的经历,也让人变得更机灵。只是我不能在忍受一直出差,所以我把整个团队都挪到了纽约。”

3.“时尚远远不止于是一种反抗形式”

“时尚也能作为政治反抗的形式,但远远比不上在政治上走仕途的人谋得个一官半职的影响力,因为时尚远远不止于一种反抗形式。”

4.“最初认为时尚是创意的一种比较低级的表现形式,而且毫无深度可言”

“我最近的感受和很早之前刚进入时尚业时有点类似,对时尚业有点爱恨交织。我是以工业设计师而不是时装设计师的身份接受的专业训练。在那个领域,人们用一套完全不同的语言来对话,更像是建筑、设计和艺术都彼此混合的环境,有不同的行为模式、不同的对话方式,也用不同的办法来导向一个结果。对时尚这件事爱恨交加是因为,我认为时尚是创意的一种比较低级的表现形式,而且毫无深度可言。我还在纠结的是,天呐,我们就不停地生产衣服,生产衣服......我们明明可以做一些更多其他(和创意)相关的事。”

“但后来有个人跟我说了几句话改变了我的想法(不愿意说这个人的姓名)。他说,‘你得用不同的方式看待你在做的这件事,否则你永远感觉不到骄傲和开心。你看,你的设计能给人启发,也实实在在了给他们想要的东西,所以其实你做了一件很棒的事。’”

5.进入 21 世纪以来,年轻人的定义在发生变化。他在设计上是如何思考的?

Raf Simons 的新系列也反应了‘青年和反抗’这个主题。最近,我总在思考曾经引发朋克运动的政治氛围很浓烈的历史时期。我的设计倒是跟朋克没有直接关系,但你看见之后就能懂得它的重点——和英国还有撒切尔夫人有关。”

“我一直在思考的另一个问题是时尚的中产阶级化,那些对中产阶级时尚毫无兴趣的年轻人。还有高级时尚界的结构。”

“这些是我开始着手思考做这些的开端。也是那时,我在思考关于‘观众’和‘观察家”的关系。”

6.“时尚不仅属于中产阶级那个小圈子了”

New Youth of Fashion 是指时尚的观察家,或者那些能产生观点、也能和人分享观点的人。我分析了很多次,想要搞清楚是什么让时尚业发生了那么大的变化。答案是,时尚不仅属于中产阶级那个小圈子了。”

“时尚业曾经认为自己能为每个人服务,高级时尚同样也可以。但不好意思,极致的高级时尚总是为一部分人服务的。现在,总是有人把各种各样的东西定义为高级时尚,但其实它们都不是。它们只是衣服,是一些在时装 T台上展示的加了些颜色和装饰品的衣服。每个人都说这是高级时尚,这简直是无稽之谈。”

“很多年以来,几乎贯穿整个 20 世纪,高级时尚界都拥有中产阶级这个消费群体。中产阶级倒也不一定是一个不好的词语,或者也可以把这一群人形容为‘高级的观众’。由于世界的(人口)结构没有发生变化,这个消费群体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也没有发生变化。”

“直到年轻人说,‘我们要去看看,要去消费,要去反馈,还要去评价。就算我们没看过那场秀,也不在事情的发生现场’。这就是现在的真实情况。而我们作为设计师发言权却很少。我们得去思考,我们要如何处理这个新情况?另一方面,中产阶级还是觉得时尚只跟他们有关系,他们仍然看不见年轻人的力量,他们都没有意识到自己要出局了。”

7.说到对自己有启发的人的时候不愿意政治正确

“我会受到新鲜事物的启发,这世界上倒不一定总有完全意义上的最新的东西,说白了,谁又是真正的原创。当然,总会有人对你有启发。我不是想要在这里政治正确,不是想要说一下其他人的好话,因为很多人在接受采访时遇到这个问题都会这么说。”

8.“我也和艺术家合作,但不像市场有些大艺术家和品牌通常的合作那样”

“和艺术有关联很自然,就像呼吸和喝水。我也和艺术家合作,但不像市场有些大艺术家和品牌通常的合作那样。我总是和美国摄影师 Robert Mapplethorpe 在合作,现在也和她同名的基金会在合作。至于 Sterling Ruby,我们都已经合作了快 12 年了,还会继续有一些合作。”

9.“我不是艺术家,我是时装设计师”

“我也在考虑进入其他领域,但不是现在。时间是一部分原因,但更主要的原因是是,如果我跨界发展需要全身心地投入。也有人问我,为什么不想成为艺术家。但事实上,我不是艺术家,我是时装设计师。如果我曾经涉足过艺术领域,我应该就不会做跟时尚相关的事。这说来似乎很轻巧,但我怎么能把过去 21 年我在时尚界的经历就凭空抹掉呢?”

10.Tom Ford 拍电影很值得尊敬

Tom Ford 拍的电影值得让人尊敬。而且我发现两部电影都让人兴奋。他的时装设计和电影都做得出类拔萃。我不确定我能有相似的成就。的确又有很多东西启发我,但我对做艺术心存敬畏,那是一个我仍然寄予理想的世界。”

11.“我并不认为我时装设计师的身份有什么变化“

“我并不认为我时装设计师的身份有什么变化,我不是什么大师,一切照旧。唯一不同的是,人们如何看待我做过的设计和品牌。有些人开始在搜集我做的设计,这对我来说是一件新鲜事。实话实说,我对这件事的第一反应是,‘是因为我越来越老了吗?都有人开始做我的收藏了,还有人在拍卖我的设计’。这让我去回忆我如何看待经过我手的老牌子们。”

题图和文内图来自: CALVIN KLEIN 官网、GQ.com


( 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网站观点,如是转载内容,内衣加盟网不对本稿件内容真实性和图文版权负责。如发现政治性、事实性、技术性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并提供稿件的错误信息。)

来源:好奇心日报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快讯

热榜

  • 招商
  • 专题
  • 品牌
  • 地区
关闭